欢迎来到无限飞翔,在这里,你会找到许多有趣的技术 : )

睡过桥洞混过社会,最终我成为了一名程序员

开发者头条 235℃

转自:码农故事汇

 

我叫韩小亮,今年22岁,目前在广州一家互联网公司做PHP开发。在此之前,我从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程序员,或者说,我从没有奢望过自己能够坐在明亮洁净的写字楼中上班 ,甚至还拿着一份不菲的薪水。我想,再没有比我的经历更为离奇的程序员了。

01

码农故事汇

我出生在华南某座三线小城,父母是极为普通的工薪阶层。我的童年和大多人的童年无异,过得快乐无忧,因为那时候的家庭还是平静和美的,父母之间偶有争吵,却是极为平常的那种,过几日就好了。周围的邻居和亲戚都夸小时候的我很聪明,我的成绩在小学时候一直名列前茅。这令我的父母感到非常的高兴和骄傲,他们对我的期盼就是好好读书,将来考上大学,毕业后找份体面的工作,不用像他们活得那般卑微。那时的我虽然对此没有什么概念,但听父母这么说,我以为那便是我将来的人生轨迹。转折点发生在我升入初中之后。在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,我的父亲辞去工作,拿出家里的积蓄,还向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买了一辆大货车跑长途运输。我的母亲是非常支持这一决定的,因为当时父亲在工厂上班收入非常低,而父亲的一个远方亲戚跑运输赚了不少钱,父亲心有不甘,便也想参与进去。在外开车非常辛苦,我常常连着几日看不到父亲。母亲一边担心出门在外的父亲,一边则欣喜于父亲回来时交到她手上的钞票。母亲张罗酒菜,父亲几杯酒下肚涨红了脸,他红着脸说:跑运输比在工厂拿着那点死工资不知强多少倍!后来的事情我长话短说,就是父亲虽然在外跑运输赚了不少钱,但是由于常年不归家,在外面沾惹了不少坏习惯。偶尔回来一次,一家人不再是团圆欣喜,而是争吵不断。父亲赚了更多的钱,与母亲的争吵也愈演愈烈,言语上的冲突演变成了肢体上的冲突,连着家里的器具也跟着遭殃。每次父亲怒气冲冲地走后,我便小心翼翼地收拾满地的碎玻璃碎碗。两人的这种关系最终没能撑到我中考结束,初三下学期,我的父母正式去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,我被判给父亲。直到这时我才知道,我的父亲有了外遇。

02

码农故事汇

受家庭变故的影响,本能够顺利升入重点高中的我最后只考进了一座普通的高中。而我此时失望地发现,我的父亲对此并不在意。最后我没有去被录取的高中上学,而是去了城郊的一座寄宿中学,这是父亲的安排,因为家里没人照顾我。上了高中之后,我与母亲基本断了联系,给她打过几次电话,她总是推诿有空就去看我,后来我便不再打了。父亲更是借口开车,不许我给他打电话,并向我保证生活费会按时转给班主任,再由他转交给我。

在本该被关怀、被宠爱的年纪经历了这样的遭遇,我对学习乃至生活丧失了信心。对于我来说,留在学校,只不过是因为我没有别处可去罢了。

父亲的保证只实施了一年,高一暑假,他对我说不要再上学了,他找朋友帮我安排去做汽修学徒,包吃住,过不了多久就能拿薪水了。我想也没想就拒绝了,父亲没再坚持,但高二时的生活费明显变少了。寒假回家,我才知道他组建了新家庭。那个春节是我最难熬的一个春节,继母表面上对我表现出关怀和客气,背地里却撺掇父亲不要再在我身上白白花钱了。父亲再次提起学汽修的事,我表面上答应下来,第二天却趁他们去走亲戚不在家,简单收拾了自己的一点行李,带着自己的一点压岁钱,并翻箱倒柜把家里所有可能有钱的地方搜刮了一遍,逃了。

逃出来之后,忽然发现无地可去,去找母亲,也许她跟父亲一样,已经或者正在准备组建新的家庭。去乡下找奶奶,奶奶年纪大了,也护不了我几时,最后免不了向父亲服软。去广州吧!那是个大城市,总归有条活路。再说,广州地方大,这样才不会被父亲找到(如果他会出来找我的话)。就这样,我稀里糊涂地买了去广州的汽车票,只身来到了广州。

03

码农故事汇

到了广州,我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单薄,多么的渺小!广州是多么的繁华,多么的气派啊,车站旁边的建筑,路上的车流人流,一切都跟我之前所在的小城没法比较。到了广州,我同样发现自己无地可去。先是在车站旁边找了个最便宜的小旅馆住下,白天四处转悠,一方面是看看这座没有见过的城市,另一方面则是寻找可以让一个未成年的少年填饱肚子的工作。身上的钱快要用完的时候,我去一家酒店做了厨师学徒,包吃住。好景不长,宿舍里有个胖子厨师老是欺负我,后来我爆发了,拿碗敲破了他头,然后溜了。在没有成年,且没有大人陪同的情况下,很多老板都不肯要我,但只要多费些心思,总能找到一份糊口的差事。这就是广州,一座不会让人活活饿死的城市。

接下来,我去一家电子厂做了车间流水线上的工人。虽然很辛苦,可是有钱拿。由于工作环境实在太无聊,干了两个月就不干了。我拿着薪水去网吧混沌。

之后的几年里,我一直持续着这样的生活:找份差事干一段时间(时间不会很长),不想干了就走人,然后拿着钱去网吧去餐馆,等钱用完了再去找工作。有时候钱身上的钱用完了,却并不想去工作,这样的结果便是充当流浪汉类似的角色。曾经一段时间,我晚上就睡在桥洞下,用来充饥的东西则是我去附近小区旁边的垃圾桶翻检到的食物。为了维持我那仅有的可怜的尊严,我这一举动都是深夜进行的。

04

码农故事汇

有时我会突发奇想:我的母亲或者父亲突然来到我的面前,拉起我的手对我说:小亮,这些年你受苦了,来,跟爸爸(妈妈)回家!或者他们不说这样感人的话,而是一巴掌狠狠地扇在我脸上。可是没有,他们始终没有出现在我的面前,也许他们对此时的我置身何处根本毫不在意。我没有得到父母的巴掌,却被生活狠狠赏赐了一个巴掌:我吃垃圾桶里的食物中毒了,幸好被路过的行人发现送去了医院,治愈之后被送去了救助站,他们俨然把我当成了流浪汉,我确实成了一个流浪汉。救助站的工作人员没见过这么年轻的流浪汉,他们试图从我嘴里得到些有用的信息,可我两手抱着膝盖什么也没说。半夜趁着没人注意,我逃出了救助站。我站在空旷的马路上问自己:韩小亮啊,你他妈活得像个鬼!我决定好好做人。我又找了份工作,在KTV做服务员,这次我是真的决定好好做下去,不再两个月就走人。轮休的时候我会去网吧打发时光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在网吧的电脑上接触到了编程,原来这世上还有一种职业叫做“程序员”!通过网络,我了解到了更多关于编程方面的东西,正是在这个时候,我知道了培训班的存在。我甚至通过百度上的广告,拔打了某个培训班的咨询电话,可是对我来说,学费太过昂贵。经过一段时间的犹豫,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:我要自学编程!毕竟,我曾经也是个学习成绩名列前茅的好学生。

05

码农故事汇


想归想,真正做起来却难得多。那时,我在网上搜索关于Java方面的培训教程,看了好几个老师的讲解视频却不知所云。我清晰地知道那不是因为老师们讲得不好,而是因为我的基础太差了,毕竟我没有上过大学,连高中都没有念完,这几年在夹缝中求生,早已忘了学习的事情。可是我知道,这或许是我摆脱当前困境的唯一出路。我在网上搜索口碑最好的老师的视频,然后一遍又一遍、反复地去看,渐渐地奇迹出现了:我发现看完第一遍、第二遍之后的我茫然无措,可是第三遍之后似乎知道了些什么,再来一遍也能听个大概。我一咬牙买了台笔记本电脑,在KTV上班下班晚,但是白天上班也晚,我就很早起床,找个僻静的角落看视频、跟着视频写代码。因为我的基础实在是太差了,一般培训班规划的四个月的课程,我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全部学完。这个时候,我已经对Java编程有了初步的掌握。期间,我加了几个qq交流学习群,学习过程中的遇到的问题在群里都能够得到及时的解答。等我学完面临找工作的问题时,我咨询了群里的几个前辈,并把我的情况如实相告,他们给了我一些建议。我辞了KTV的工作,找了间房租非常便宜的房子,开始全心全意地准备求职面试的事。白天黑夜,我一直在刷面试题、做简历。因为没有相关的经验,别人轻易就能做完的事,我却要花费更多的时间,好在有热心的前辈帮忙指点一二,他们帮我修改简历并告诉了我投递的一些技巧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投出去的简历很快有了回应,我陆陆续续地收到了一些面试邀请。去第一家面试的时候,我竟然紧张地说不出话来,哆哆嗦嗦地样子令面试官感到非常惊讶。几场面试下来,情况有了好转,我总算能够稳住场面。

最后的最后,我被一家互联网企业录用。虽然这家企业规模不大,可是对我来说已经非常满足了。

此时再回首我以前的生活,学炒菜、睡桥洞、翻垃圾桶……跟一场梦似的。我曾经被生活遗弃,又重新被生活接纳。热爱生活,努力工作,未来的路还很长,我要好好地走下去!

声明:本文根据真实经历改编而成,韩小亮为化名,部分情节有出入。

热文推荐

上线前一个小时,dubbo这个问题可把我折腾惨了

Spring Boot 与微服务从0到1的实践

我在外包公司做增删改查有前途么?

那天晚上和@FeignClient注解的深度交流

如有收获,点个在看,诚挚感谢

转载请注明:无限飞翔 » 睡过桥洞混过社会,最终我成为了一名程序员

喜欢 (0)or分享 (0)